《把成功變成習慣》─ 不要溫順的走入良夜

今晚讀了「把成功變成習慣」的第八章,作者提到很喜歡英國詩人Dylan Thomas的一首詩〈不要溫柔的走入良夜〉”Do Not Go Gentle into That Good Night” (P.262)

瞬間覺得似曾相識… 好像在哪裡讀過,但我沒有讀英文詩的習慣呀?馬上Google,發現原來是電影〈星際效應〉裡頭布蘭德教授常常掛在嘴邊念的那首詩啊!(94戲中安海瑟威的爸爸,讓男主角上太空拯救地球的那位科學家)。這首詩是作者寫給他將臨終的爸爸,鼓勵他不要就這麼走入死亡,應該要憤怒的反抗,不要就這麼溫順的走入良夜。(個人比較喜歡「溫順」這個翻譯版本,更有鼓勵反叛的意味)

但是,這首詩跟第八章的小標「學會迎接人生的變化球」有什麼關係?

「年輕時節的我,也常想像自己踢著、喊著走向墳墓的場景。不幸的是,在接觸太多死亡之後,再也不能靠我年輕的情緒引領度日。我發現,像生一樣,死也是獨特的經驗;如果我注意,每一件死亡都能帶給我一些智慧。」

書裡面有幾個個案:

  • 槍殺大學教授的兇手,因為遲遲沒能拿到大學學位而覺得別人都虧欠他,要向他人討公道
  • 得了胃癌的羅夫,不接受化療及傳統療法,選擇沉思和花時間跟親友做正面性交談
  • 原本很難纏的同事,在生命的最後一段日子才和大家坦誠相見,展現真實的自我
  • 直到走向人生盡頭,都還是碰到問題就會想辦法解決,主宰情勢的比爾

接著是下一段的小標「夜幕終至,把握時間」
想像你只有十分鐘可活,你會做什麼?
如果只有十天?十個月?十年?

作者前面談到的這些友人,沒有一個知道自己會在什麼時候進入人生的倒數計時階段。我們不知道彼此的大限會在哪一天到來,但有一點是確定的:今天比昨天更接近,而明天又比今天更接近。所以你若想做什麼樣的人,現在就開始做!

回到這一章的標題「設定自我形象,做個更棒的人」

面對死亡,我們應該憤怒以對、激烈的反抗?
還是隨時準備好迎接人生的變化球,在每個當下為自己的生命賦予意義?

原來啊…

不要溫順的走入良夜─ 面對生命,與其選擇怨懟或自我放逐,不如把握當下寫出自己的人生故事,做個更棒的人吧。憤怒不是解方,積極的改變自己才是!

—-

這本書實在很有啟發性!可惜一直是很斷續的閱讀著,肯定要再找時間完整看一次的,到時再寫心得囉。

附上詩的原文及譯文
(資料來源:https://newtalk.tw/citizen/view/22054

Do not Go Gentle into That Good Night

Do not go gentle into that good night,
Old age should burn and rave at close of day;
Rage, rage against the dying of the light.

Though wise men at their end know dark is right,
Because their words had forked no lightening they
Do not go gentle into that good night.

Good men, the last wave by, crying how bright
Their frail deeds might have danced in a green bay,
Rage, rage against the dying of the light.

Wild men who caught and sang the sun in flight,
And learn, too late, they grieved it on its way.
Do not go gentle into that good night.

Grave men, near death, who see with blinding sight
Blind eyes could blaze like meteors and be gay,
Rage, rage against the dying of the light.

And you, my father, there on the sad height,
Curse, bless me now with your fierce tears, I pray.
Do not go gentle into that good night.
Rage, rage against the dying of the light.

不要靜靜走入長夜,
縱然遲暮老人也該血脈賁張、怒吼;
忿怒吧,忿怒抗拒垂死的光。

雖然智者臨終時知道黑暗是必然,
就因他們說的話並未擦出雷電,他們
不會靜靜走入長夜。

善人,於末浪潮旁,呼喊其脆弱的行動,
在綠色海灣的翩舞,原該何等燦爛,
忿怒吧,忿怒抗拒垂死的光。

狂人,捉住且歌詠飛行的太陽,
太遲發現,竟是為行旅的它哀歌,他們
不會靜靜走入長夜。

死者,臨終前,視茫茫所見皆昏暗,
而盲眼依舊能像流星閃耀、歡亮,
忿怒吧,忿怒抗拒垂死的光。

而您,我的父親,在哀傷之頂,
咒我、佑我,以猛烈的淚水,我祈禱。
不要靜靜走入長夜。
忿怒吧,忿怒抗拒垂死的光。
(董恒秀 譯)

社群分享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